Happiness ★

關於部落格
.版面 - 1018更新 / 自介同步。                     .網誌new*091003。                     .日常遷移FC2。                     .阿拉西是個太美好的團體♥                           .天空15000hit達成大感謝!!!!!                           ------------------☆                     久違的版面更新!!!                     是說現在登天空都只是為了發文了OAO                           日常都在FC2這樣唷ˇ                           當然這裡的留言我還是都有看的!!!                           很晚才能回覆真的很抱歉哦OAQQQ(淚)                           但是留言依舊大感激!(土下座)
  • 401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RASHI/架空向】嫁’章一。



 
ARASHI/架空向】嫁。(暫名)’一
 


 大野智其實算不上是個很稱職的藝術家。
 雖然自己還在藝術學院進修,不過嚴格說起來他也是只剩下一年就要畢業的人了,怎麼說他也該為以後的出路開始做些打算了才是。只是他這個人呢向來就不太喜歡被別人限制住自己的思想,不然以他的才能就是隨便去當個廣告公司的美術設計也根本難不倒他的。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為此學校的教授們或是前來挖角的企業無不感到惋惜。
 
 「智,你今天又拒絕人家了?」
 當這天又一個公司被大野婉拒之後,他看著在畫布上抹上一層又一層色彩的大野問道。
 「…嗯,我還沒想到我到底該做什麼嘛~」
 「都快畢業了,你也不能老是講同樣的話啊。」
 大野張開嘴本來想說些什麼,卻沒有付諸行動。
 是沒錯、是不該一直用著相同的藉口來逃避……
 拿著畫筆的手不曉得什麼時候緩緩的停在半空中。
 「對了,你今天用色很灰暗啊。發生什麼事了嗎?」
 「……咦?」定神,眼前呈現的是一大片死氣沉沉的平原夜色。
 他記得他本來不是要畫這個的。
 再低頭看著自己的調色盤,不論是底色還是調出來的顏色幾乎都是暗沉的色系。
 
 「潤君,我今天不想畫了。」
 「嗯。」
 
 
 
 
 
 總是這樣的,在自己每次任性的說出不想畫畫的時候,潤帶他來到的地方就是海邊。
 潤的全名是松本潤。深邃的五官造就成性感的一張臉,怎麼看都具有偶像明星的架勢。
 大野在學校剛認識他時也曾因為對這張臉的印象太深所以偷偷畫過他幾張素描的,在某次忘了什麼原因被松本發現了之後,他還記得他滿臉通紅的問著大野さん原來你喜歡我嗎?
 然後他們就這樣在一起了。
 回想起來還真有點引人發笑呢,在那樣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兩人就說了要交往。
 大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來,只是微微勾起嘴角。
 算起來松本跟他在一起的時間也還不滿一年啊。
 
 傍晚時分,海風吹來鹹鹹的氣息。
 
 「還沒告訴我你怎麼了呢。」松本突然開口。
 「啊?沒什麼啊…可能是因為前幾天做的夢吧……」
 他是很不想說的。提起的時候胸口抽痛的感覺他實在很難去忽略。
 「惡夢?」
 「……該怎麼說呢……」皺起眉心,大野想其實那不算是個惡夢。
 
 夢裡的場景是美好的。
 這讓他想起曾經一起擁有的快樂。
 只是夢裡的那句再見卻一直一直迴盪在他腦海裡,像是執意要把一切都給抹殺掉一樣。
 那人的面容,好像也有點看不太清楚了……。
 
 「沒事的,智。那不過是個夢而已。」
 
 明明不覺得那是惡夢的,可眼淚還是像之前從夢裡驚醒時那樣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並不完全是像松本說的,不過就是個夢而已。
 但大野不怪他,畢竟他什麼都沒對松本說過。
 而現在也不打算說。
 
 因為我早就決定,要把那些記憶全部鎖在內心深處的角落裡,不對任何人提起。
 
 
 
 
 
 哭了近乎一夜,雖然是斷斷續續的哭著但隔天早晨起床時眼睛還是浮腫的很不像話。
 大野很少哭成這樣。這次哭的還比上次從夢中醒來那時候要來的兇。
 哭到就連大野都覺得自己大概已經沒什麼眼淚能再讓他哭了。
 
 「你醒了?」開了門,松本手裡還拿著碗粥。
 「嗯,剛醒。」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現在幾點?潤君不用上課嗎?」
 「請假了啦。你這樣子誰敢放你一個人在家啊。」坐在床沿,松本輕輕彈了下大野的額頭。
 「潤君幹嘛把我當小孩子。」噘嘴。他也可以一個人生活的啊!不然他之前是怎麼活過來的?
 「你啊…」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髮,然後要他趕快趁熱把粥喝了。
 
 松本潤其實是第一次看到大野智哭。
 當成串的淚珠從那雙漂亮的瞳孔裡奪眶而出時,松本才發現到自己很慌很慌。
 你的眼睛,不適合含著淚水。
 緊緊擁抱住他,松本只能重複的說著不要哭這幾個字,可是懷中的人眼淚卻沒有停過。
 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可以讓他哭的這麼慘。
 只不過,那一定是個、很痛苦的夢境吧。
 如果能為你抹平傷痛的話,那就好了。
 這麼想著的同時,唇已經輕輕貼上大野的額角。
 然後他似乎看見那人的眼裡迅速的閃過那麼一抹悵惘。
 
 
 
 *
 
 
 
 『智君、智君…不要哭……』
 『對不起、對不起……』
 
 好奇怪,明明手都已經一直抹去眼淚了,可是為什麼眼睛裡還是不停的有東西跑出來呢?
 
 『智君你不要再哭了啦……』
 『可是、是我害翔君──』
 『才不是呢。』
 那人用不輕不重的力道擁住自己。
 
 『而且,比起出國啊、我更想要留在智君身邊陪著你。』
 
 好不容易才讓淚水稍微止住的,一聽到這話感覺又是一股熱流湧上眼眶。
 你可以有更好的前途的啊。
 但是你卻為了我放棄了老師推薦你出國深造的機會。
 是不是因為我之前太任性的對你說過不希望你離開我,所以你才會這麼回答我呢?
 
 『翔君其實可以不用勉強自己陪著我的…我啊…一個人也沒問題的喔……』
 『逞強什麼啊,我是真心想陪智君的啊。』無奈的笑著,『我才不相信你一個人也沒問題呢。』
 
 放開,凝視著那張還帶有淚痕的臉。
 
 『不管怎樣,我都不會留下你孤單一個的。智君自己也說過不希望我離開你的不是嗎。』
 
 四片唇瓣貼合的瞬間。
 沒有更進一步的侵略、只是嘴唇與嘴唇間的輕觸。
 但是一切卻是那麼溫柔到令人難以忘懷。
 
 
 
 *
 
 
 
 好像有那麼一瞬間,松本潤的身影跟從前的那個人有些重疊了。
 大野緊緊咬住下唇,搖著頭試著要把眼前的幻象給驅除。
 說過要忘記他的,不是嗎?
 
 大野面上掙扎的神情,松本不是沒有察覺到。
 只是他除了苦笑之外也沒辦法有其他反應。
 大野智這個人,有著怎樣的過去,說穿了他根本就毫不知情。
 之所以都沒有問也沒有試著去探聽,是因為松本不想用強迫的方式讓大野說出口。
 本來他可以慢慢的等,等到大野自願想坦白的那時候,不管多久都沒關係。
 只是現在他覺得他沒有那麼十足的把握了。
 
 我願意幫你一起承擔你的過去。
 可是在於你願不願意讓我與你共同承受?
 
 如果我問你這個問題,那麼,你會回答我嗎……?
 
 
- To be continued . 2009 / 05 / 29
 
TALK
 因為最近沒新文所以就拿舊稿來填(逃走)。
 當初寫的時候覺得文章發展一下子跳很快不過現在覺得跳這麼快應該也好(?)
 這篇裡面的松潤溫柔到我好想哭啊啊啊這個人是誰啊啊啊啊!!!!!!!(抱頭吶喊)
 害得某人一整個很想把後半段重寫(死)
 唔啊總之希望十章之內能完結它這樣ˇ(噴)
 不過一章寫1000~2000字好像是我的極限……(大哭)
 爭氣點啊子翼OTL|||
                    Yiko -09/0714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